您的位置: 东莞信息港 > 体育

山水一只蚊子的故事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2:32:31

清晨,明媚的阳光下一只幼蚊挣扎着从卵壳里爬出来,强烈的光线让它睁不开眼,它趴在卵壳上喘着微弱的气息。天地太大了,陌生感让它有些恐惧,它徘徊着不知该当何往,突然又想回到卵壳里,但饥饿如一条蛔虫在肚里缠绕,它知道卵壳里别无他物,只好向一株小草飞去。小草上有一滴露珠,乳白,它尝了一口,无味,但很纯净,它把吸管伸进露珠中央,猛烈地吸了起来,肚子慢慢鼓胀起来,心里有了一点踏实的感觉。   它还是感到害怕:在这诺大的世界里,自己是那么渺小,稍不注意,自己恐怕小命不保,但心里对这世界的新奇感让它舞动起翅膀来,它看见了鲜花、绿叶,还有蔚蓝的天空,空气是那么的清新,它感到了这世界的美好。   正兴高采烈地飞着,“不好!”它骤然一惊,一张密密麻麻的白色小网挡在它的身前,若不是一股微风的吹动,它浑然没有觉察到。翅膀一停滞,它的身躯直接掉落在一片树叶上,稚嫩的四肢摔得麻木了,它只得停在了那里。“那是什么东西呢?”它心里嘀咕着,目不转睛地瞅着,忽然一只小蜻蜓扑在了网上,拼命挣扎也脱不了身,一只蜘蛛迅疾地爬了过来,尖刺一样的螯插进了蜻蜓的颈椎里,蜻蜓一下子就不动弹了。  蚊子看到这噩梦一样的一幕,冷汗都下来了,小小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它不敢飞行了,心想就在这里安身立命吧,免得成了人家的盘中餐。这样想着,它果然停住不动了,困了就在那树叶上歇息,饿了就吸树叶上残留的露珠雨滴,身子在不经意间长大了,那片树叶再也遮挡不住它了,但它还是不想离开,把这里当着了“避风港”。   一天它正在打盹,一只同类飞来招呼了它一声,劝它一起离开那片树叶。蚊子想到了蜻蜓的惨状,反过来劝告同类,它们就都停在了那里,一段缠绵的情感涌上心头,它们拥抱在一起,品味着初恋的欢悦,它们感到了生活的甜蜜。正在高兴,不提防那只蜘蛛悄悄爬近它们的身边,正要张开大螯抓住它们。蚊子猛地振翅逃开了,却见同伴的身体进了蜘蛛的腹中。   它丧气地独自飞行,对这世界的惶恐感更加剧烈了,黑夜让它辨不清方向,它只有胡乱地飞。“哪里才是自己的安乐窝呢?”他失魂落魄起来,飞着飞着,眼前突然看见一座高楼,那里万千的灯光亮着,昏黄的灯光给了它一种安全和温暖的感觉,它停在了一个窗户旁边。屋子里人影绰绰,是一对年轻的夫妻,小床上还有一个婴儿。它不敢贸然进去,“那人类的手指比蜘蛛的大螯可粗壮得多了”它暗暗想。   可是屋子里散发出的奇特气息让它开始着迷,那气息中带着的腥味是它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等到屋里的灯光熄灭之后,它忍不住飞了进去,随着屋子里鼾声响起,它停在女主人的小腿上,尖嘴猛地扎了进去,“啊!腥味,甜味,还有一丝淡淡的咸味,真爽!”它忘情地吸了起来。突然,那女人的腿动了几下,另一条腿差点压在它的身上,它只得抽出尖嘴,猛地振翅飞到了墙壁上。它对女人有了一些忌惮,生怕她的警醒要了它的小命,但它控制不住鲜血带给它的吸引力,肚里还饥饿着,它死不了那份心。它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儿,觉得那男人睡得比女人死沉,便悄悄朝男人的手臂上飞去。没有动静,真是天赐良机!它把尖嘴扎进了男人的肌肉里,那鲜血“汩汩”流进了自己的身体里,不一会,它的肚皮圆鼓起来,身体变得沉重,几乎飞不动了,那里面透出一种腥红的颜色。它的嘴里滋滋有味,心里惬意极了。   它倏地感到了满足,感到了新的幸福,感到了自己的了不起。它甚至感念起那只蜘蛛的“好处”来,“蜘蛛大哥,多谢您迫使我离开那片树叶,要不然我怎么能享用到鲜血的美味呢?”一连好几天,它都觉得肚皮发胀,瞌睡比什么时候都香甜,它一连做了好几场美梦,每次从梦中醒来,它就会感觉到腹下的蠢蠢欲动,它想念起那个同伴来,“不行,还得找一个伴侣。”趁着身体变得轻盈了一些,它起身朝窗外飞去,这次飞行,它感觉丰富的营养让身体更矫健有力了,感觉到各个器官更敏锐了,腹下的躁动感更加强烈了。它终于在一个垃圾堆里找到了一群同类,娇美的身体引起了几个异性的关注,它选择了一位高大威猛的异性做了自己的伴侣,再次体验了生命中的快感,乐得手舞足蹈。   它们飞到一块稻田里,看见一只蜻蜓正在忙碌地捕捉害虫,它对蜻蜓说:“可怜的蜻蜓啊,你瞎忙乎啥呢?那些粮食你能吃上一粒吗?”蜻蜓看着它们那肮脏的样子,恶心地飞走了。它们飞到一个花园里,看见一只蜜蜂正在采蜜,它对蜜蜂说:“可怜的蜜蜂啊,你瞎忙乎啥呢?那些蜂蜜你能吃多少呢?”蜜蜂看着它们猥琐的样子,讨厌地飞走了。它们来到一片果园,看见一只蝴蝶在传播花粉,对蝴蝶说:“可怜的蝴蝶啊,你瞎忙乎啥呢?那些果实你能吃上一口吗?”蝴蝶听见它们嗡嗡的噪音,心烦地飞走了。   它把在屋子里的际遇和收获告诉伴侣,特别强调那鲜血的味道,引得伴侣的极大好奇。它们觉得外面的无趣,还是决定一起回到那间屋子里,有了伴侣,它们的恐惧感消失了,像一只先进的轰炸机来回穿梭,翅膀振得嗡嗡响,在三人的身体上这里啄一嘴,那里吸一口,陶醉在欢乐的情绪中,男人和女人在自己的身体上“啪啪”地打个不停,有几次差点触碰到了它们的身体,但它们都成功逃脱了,直到身体再次鼓胀起来才停止了行动,心里不免得意非凡。   次日一家三口的身体上鼓起了很多的红包,尤其是孩子稚嫩的皮肤犹如中毒似的红肿。男人和女人商量后,屋子里多了一支灭蚊器,夜里突然氤氲起一股淡淡的味道,蚊子伴侣突然感到了极度难受,躲在卫生间一个角落里喘息着。几天过去了,没想到它们渐渐适应了这种气息,但身子有些沉重,它们不敢去碰大人,便把孩子作为取食的目标,把那孩子夜里弄醒了好几次,哇哇哭闹不停。   蚊子伴侣在屋角里产下一堆虫卵后,身体里的躁动更加激烈了,夜以继日地交媾在一起。与此同时,它们对鲜血的渴望更加强烈,除了夜里,甚至白天它们也不断发动对人类的攻击,有几次它们吸饱了,看见那婴儿联想到了自己的孩子,它们以喜悦和欣赏的心情飞翔在孩子旁边,但招来了大人们的咒骂和追打,它们的好心情瞬间变了调,心里萌生了更加恶毒的进攻想法。一家人苦恼不堪,但拿它们束手无策,它们变得更加忘乎所以。   天气渐凉,没想到它们的身体逐渐不听使唤起来,翅膀也不那么灵动了,尖嘴也没那么有力了。为了维持身体所需的热量,它们对鲜血的需求量更大了,每次攻击完毕,它们一下子飞不出很远,只好歇在床头或墙壁上喘息。一日白天午睡期间,它们完成了对孩子的进攻后,正歇在小床的床沿上,恰巧被走进来的男女主人看见了,二人挥动手掌追逐着,蚊子伴侣东奔西跑各自逃命,随着“啪啪”两声响起,两个笨重的身体在手掌间变得一团模糊。   世间从此多了一个故事和笑话。 共 262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性交障碍的临床表现
昆明哪家研究院治癫痫病
儿童癫痫的前期症状有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