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东莞信息港 > 养生

菊韵良心的抉择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3:34:51

南岭县发生了一起凶杀案,有个青年打工仔马小春因受到以前老板的污辱,一气之下,将老板杀死,然后潜逃,警方追查了半个多月,并没找到有用的线索。此事在当地轰动很大,电视台、报纸均有报道。市长便找市公安局长谈话,市局长亲自到县公安局拍了桌子:“时间限定在你们春节前。如果逾期不破案,今年奖金取消,春节期间,哪个也不许放假!”  受到批评,县公安局长楚南风马上召开局党委会研究,决定由他亲自担任侦破小组组长,以确保春节前完成市局下达的任务。经过对案情的详细分析,专案组市进一步调整方案,决定把寻找线索的重点放在乡下。  犯罪嫌疑人马小春是库仓沟乡的村民,他这次负案在逃,家中扔下一个爷爷。据调查得知,马小春是爷爷收养的弃婴,长大后对爷爷非常孝顺,但半年前祖孙俩因琐事产生了隔阂,马小春从此再也没有踏回故乡一步,然后,就发生了杀人一案……  马小春与以前老板因为工资问题产生隔阂已达一年之久,换了单位后,马小春依然对那狡诈的黑心老板怀恨在心,案发前,他奉现老板之命,驾车去原老板公司的附近批发点取一批菜刀,与原老板狭路相逢,两人一搭话,原老板张口就是侮辱的言词,马小春顺手抓起一把菜刀,只一刀,便要了原老板的命……  此案乍看,似乎是激情杀人,可马小春与被害人积怨在先,现老板有一个进货点恰巧就在被害人公司附近,疑犯去办过多次业务,遇见被害人也不止一次……综合作案时的熟练程度和作案后顺利潜逃这几点分析,疑犯极有可能是预谋杀人。如果是这样,他与感情极深的养祖父草率决裂,也是其计划的一部分,这小子就是不想连累老人。  “根据工友们反应,疑犯是个很重情义、讲信誉的年轻人。他爷爷不可能预知疑犯要走极端,但案发后,马小春极有可能通知老人,这就难免留下蛛丝马迹。”  此时,库仓沟传来消息,马老汉病倒了。楚局长认为这是个接近老人家的机会,于是带领专案组,再下库仓沟。  马小春的爷爷马老汉平时身体健康,步伐矫健,年已75岁,还能自己种地、打柴、挑水,老人是残废军人,民政有定期补助,日子完全能维持下去。这次突然病倒,无疑跟孙子出事受打击有关。见到警察,老人并未表现出抵触情绪,他挣扎着把马小春住的房间收拾出来,让警官们居住。专案组不但请来了医生给老汉看病,还带来了许多生活用品,老汉家所有的活计,全给包揽下来,小院子收拾得一尘不染,家中陈旧破败的设施,也收拾得焕然一新。  对老人再次进行详细的询问,并未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然而,另两位侦察员却有了新的发现,村主任反应,他知道老人有部手机,是孙子送给他的,但从来没见他给任何人打电话,村主任曾经问过他号码,但遭到拒绝:“这么一个小村子,我使唤它干什么?”村主任感觉,马小春给爷爷买手机时,可能就想到要作案逃匿,这手机可能是祖孙俩联系的工具!  “把老汉的号码要来,就可以进行监听了。”村主任说。  侦察员淡淡一笑。这点事情,不用向老汉要号码,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  出乎专案组意料的是,他们进驻首日,老汉就主动让他的手机亮了相。那时大家正吃晚饭,老人家掖在被子里的手机响了,老汉接起,声音特别大:“喂——?说话呀,你是谁……”半天没听到动静,手机响起了忙音,老人家嘀咕了一句什么,把手机又掖回了原处。  尽管老人家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侦察员们仍然确认这个电话里有文章。老人既然不用手机,他开机的目的是什么?不过,今天这电话……很快,楚局长收到了科技组的汇报,说刚才老汉接到的电话,是南方某偏僻地区打来的,号码是……,这个手机此前几乎每天晚上都接一次来自不同地区、不同号码的电话,尤其是马小春作案后的两小时左右,接电话的时间特别长,大约有一个小时……  自从专案驵进驻,老人家就足不出户地在家等候警察们的讯问,接连几天夜晚,他先后接到好几回“错打”的电话,每次,老人都是愤怒地冲着电话吼,让对方说话,而终等来的,却是忙音。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打进来的电话不是同一号码,所在地相距却只有几十公里。  打错电话的事,每个人都遇得上。然而,老汉的号码并无特殊之处,他怎么可能每天都接到打错的,而从来没有打出去一次,从来没有接对过一个?  针对这反常的细节,专案组再次分析案件,基本破译了事件的真相。马小春杀人确实蓄谋已久,他可能事先备下若干当地出售的那种不记名的电话卡,作案后,在时间告诉爷爷他杀了人,然后,与老人家约好,每天晚上用不同的电话卡问候一声。此前通话时间较长,说明两人可能说过话。再进一步推理,马小春一定是做了这样的安排,如果安全,老汉就轻声搭话,反之,则大声吼叫,实际是疑犯通报警察进驻的信息……  好个狡猾的疑犯。但这点小技巧,还是被警方识破了。今天是腊月二十五,终于抓到了狐狸尾巴!干警们兴奋得摩拳擦掌,还有五天到限,专案组只要做出毫无知觉的样子,原地不动以麻痹老汉,另派一路人马悄悄南下,完全能在春节前将马小春捉拿归案,给全县人民一个交待,给市局领导一个满意,大家轻松愉快地回家过年,哈哈!  唯有楚局长沉默不语。许久,他抬起头来,对部下说,目前动手不妥。  楚局长说,我们不能只顾警察的尊严甚至只考虑上司的脸色和那点奖金,当警察的更应当知道如何保护人民。老人家75岁高龄了,年过半百才捡到这个孙子,汤啊水啊的伺候大,容易吗。孙子犯罪潜逃,又如何不教老人家牵肠挂肚!每天傍晚这个电话,即使不能说什么,对老人家也是个精神安慰,因为孙子还安全着……这种年纪的人,对春节这个团圆的节日看得比泰山还重,假如除夕夜听不到孙子的来电,那不是要老人家的命吗?  “虚拟个电话打给这老头儿,让他以为对方还平安,不影响抓捕的。”  “你敢保证疑犯没有别的示警方式了?”楚局长冷下脸来,“他的病情刚刚好转了些,这种时候万一露了马脚,对于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该是件多么残忍的事。在人民和自我两者之间,需要我们的良心做出抉择。”  听到局长这番话,专案组的人全低下了头。,一致同意节后收网。反正市局长有令,案件不破,春节不得休息,那就在这儿陪老人家过个年,算是一份歉疚吧。  专案组把过年的物资全拉到了老人家中,一番忙乱,把一个小院装扮得节日气氛相当浓烈……中午刚过,干警们把老人家让到炕里,他们七手八脚地蒸馍、炒菜……天黑下来的时候,听到老人家的手机响起,整装待发的干警们离开院子,绕村子跑步一周。估计着着老汉跟孙子通完了话,他们才咋咋呼呼地凯旋,上炕陪老人家喝酒,看春节联欢晚会,吃过饺子,楚局长带领干警,向老人家鞠躬,拜年。  老人家的泪水顺着布满皱纹的脸颊,缓缓地流了下来……  旧历初二,是传统的送年日子。帮助老人家送完年,楚局长率领部下向老汉辞行:“我们要回去一段了。村委会承诺安排人照顾您养病期间的饮食起居,大爷,您多保重啊。”  “要走?”老人家在炕上站了起来,“不能走。小春很快就会回来投案。”  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干警们对老人家无微不至的照顾,甚至牺牲了回家过团圆年的巨大付出,让老汉深深受到了震动。显而易见,除夕晚上集体跑步的事,那是故意给爷儿俩留的交流空间……老人家把经过详细地跟马小春说了,并劝说他回来投案,目前,马小春已在归途中……  “孩子不在身边,我知道那滋味,可我不忍心再让更多的孩子为了一个他,而不在父母身边了……”  正月初二子夜,马小春匆匆赶回,向专案组自首。干警们这才知道,祖孙俩早就约好了暗号,孙子打过来电话,他要先咳嗽两声,否则,打电话的就不是马小春。  楚局长吩咐干警们,马小春既然主动回来,他不会跑,由他祖孙两个说会儿话。不要当着老人家的面,给疑犯戴手铐…… 共 301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准确护理阴茎的有效措施
昆明哪家医院治癫痫
云南治疗癫痫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