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东莞信息港 > 金融

【华文小说】蒲留仙夜访鲁山居士

发布时间:2019-09-14 07:46:09

这几天赶着更新《聊斋演义》,累得够呛,不知不觉趴在电脑桌上睡着了。俄睡得正香,忽觉有人推,睁眼一看,甚是惊奇——这不是蒲留仙嘛!

俄立马站起,送茶递烟。

留仙依然是老样子,就连那着装也不曾更换。

“你忒不与时俱进了嘛,还穿这身布袍子,还留那条猪尾巴。”待坐定后,俄打趣道。因为留仙近两年经常来,俄说话也比较随意。

“哈哈哈,这是国粹,怎么说来着,叫做什么非物质文化遗产。”他呷了口茶,说:“不错,是西湖龙井啊。”

“你老走了几百年了,留下一部聊斋,当时你穷得连裤衩子都没得穿。现在好了,活人印死人的书,赚老鼻子钱了。”

“哈哈哈,你咋老是揭古人的疤。俺那是裸睡嘛。”

“禀承你的优良传统,现在裸文化盛行,大有裸裸每个细胞的趋势。”

“老弟,那是分解啊。”

“听君一席言,胜读十年书。俄现在才琢磨清了这个理:不分解咋解放?不解放咋自由?不自由咋万岁?不万岁咋出名?不出名咋上天?……”

“升什么天?天堂尽是寂寞。这不俺今天来找你聊天,不就为了排遣排遣寂寞?”

“排遣寂寞应该去找林妹妹啊,或者凤姐也行,再不行去找芙蓉姐姐。”

“老弟啊,林妹妹俺是经常见,凤姐听说出国了,芙蓉正在减肥。凤姐太远,来去的机票报不了。芙蓉不便打扰,不然反弹了。”

“你看你,还这么怜香惜玉。那为何不去找姜子牙钓鱼?”

“嘿,再别提这茬了。俗话说得好,姜还是老的辣。老姜人家早就不垂钓了,他在北京开了鱼庄,生意火爆得很。”

“说的也是,现在谁还跑到渭河上去垂钓?俄们这里有个垂钓公园,一年四季连个鬼毛都不见,不要说人了。”

俄和留仙一时陷入了沉默。

为了打破沉默,俄便没话找话,毕竟他来一趟也不容易。听他说光办请假手续得一个多月。“听说,你的老乡获诺奖了。你有什么看法。”

“哦,这个俺刚听茅盾说了。好事啊!”

“不过,网上有人骂他咧。”俄把话题挑到了另一端。

“这个正常。当年俺和雪芹整小说的时候,还不是骂声一大片?文无定法,各人有各人的看法。刚才老茅还和俺说起这个事来着呢,你就拿小莫来说,如果第八届茅奖不给他,中国文坛可把人给丢大了。说到此事,老茅还后怕呢。真是万幸万幸,不然茅奖的牌子就要被瑞典那几个老头子给砸了。一个《蛙》保住了牌子,看来,有时鱼虫鸟兽比人灵性。”

“俄觉得,只是觉得,啊。有些人,当然是作家朋友们,这个奖应该由他来拿,老莫一拿,他心里就不舒服了。俄写了一首小诗。自然,是在你老兄跟前献丑了。”

“不然,俺刚说了,文无定法。天地生万物,只要发音,就有他的道理。”

“那好,那好。要不给你念念?”

“好。”

“《蛙声》//是生命的表白,/还是季节的杂音?/荷塘月色,/惊了农民的梦。//高梁不是酒,/但可酿酒。/美女的性感,/长在男人的眼中。”

“前几句没啥意思,后两句有那么一点点意思。总之,现代诗,俺总觉得是寡妇装处女,别别扭扭。”

“俄也偶尔写点‘古诗’,但经常遭到格律派的批评。所以近也不写了。”

“俺看你还是别整了,还是在小说上发展吧。

“这不,俄正在演义你的聊斋嘛。”

“哦,俺昨天登陆看了一下。觉得——只是觉得,你可别介意——你的演义只是小斧子小锤子,没有什么新意,也不大气。俺觉得,你应该把俺的那一套丢开,好好地演义一下当下的百姓生活。俺那时人还是人,鬼还是鬼,两界并不开通。现如今不同了,不要说两界,三界都通了。你想想,这里面有多少故事啊!”

“你老说得极是,但,俄学浅才疏,弄不成啊。”

“你不敢去弄,怎么能弄成?你这人啊,不是俺说你,色大胆小。”

“说的是,说的是。俄就是放不开手脚。不过,也有放开手脚的,但俄觉得也很一般般。”

“也是,现在的小说,不管是长的短的,还是那中不留秋的。依俺看,都是夜猫叫春。俺根本不看。”

“那你平时看什么?”

“看无字之书。”

“哦,天书啊。”

俄们又陷入了沉默。

“你和老曹、老纪近联系吗?”俄问了一个很无聊的问题。

“偶尔吧。昨天俺给老曹发了个短信,问四大家族的后人现在过得怎么样。你猜他是怎么回的?”

“不知道。”

“他说,什么四大家族,他们都移居到澳大利亚去了。看到短信后,俺很是伤心。”

“这个也符合辩证法,当年他们从南面迁到北面来,这回又南归了,不过幅度是大了点。”

老蒲打了个哈欠,说:“时间不早了,俺也该回去了。”

俄忙起身相送。出了柴门,俄说:“谢谢你来寒舍聊天,你回去后,麻烦给老曹捎个话,说,上次他让俄调查的事情,俄给他调查清楚了,就是他过去的红楼现在一律改成青楼了。另外,他现在是那边的文化部长,看能不能给上峰说一下,把天地网打开,到时俄们也方便QQ,也用不着你这样不远光年地来回跑了。”

老蒲一抱拳,说:“这个事正在协调,估计马上就要开通。到那时,俺可以通过天地网这个通道来看老弟了,那是一秒的事。”

俄说:“到时别忘了给凤姐发伊妹儿。”

不料老蒲生气了,他抬起腿,一脚把俄的柴门给踹飞了。俄惊叫一声,一跃而起。定神一想,哦,原来是一场梦啊!

共 196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极有讽刺意味的小说,文中的老蒲、凤姐、芙蓉、林妹妹应该都有所指吧?揣不透作者深意,但不赞赏“红楼已改青楼”之说,还有活人发了死人财之类,邓小平都说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一律好猫,你看不惯别人发死人财,有本事你也去发呀。明显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找不到美女就侮辱别人 。好男人能让 从良,坏男人逼好女人当妓,况且, 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据说,很多高官都与 有染,这世界,男人清明了, 还有用场吗?问好葫芦,欢迎继续精辟!【编辑:杏叶儿】
1 楼 文友: 201 -01-25 19:00:46 哈哈,谢谢杏儿。个见个见,只是讽刺一种现象,不代表真理。 用心去干好每一件事
2 楼 文友: 201 -01-28 17:47:59 我说的也是个见,观点不一样,不代表真理不一样。是吧?问好葫芦! 只顾低头耕耘,不问花开几何孩子口舌生疮
8岁儿童口臭怎么办
偏头痛怎么治疗方法
小孩发烧流鼻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