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东莞信息港 > 金融

舆论旋涡中华为发布2018年财报高管滑稽

发布时间:2019-04-25 16:11:24

文/崔玉贤

2018年华为财报解读会可以说是到达了“史上强阵容”: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华为高级副总裁公司董事陈黎芳、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华为董事会首席秘书江西生、华为团体财经副CFO史延丽五大高管齐上阵,来应对海内外媒体的“刁钻难弄”的问题。

一开始的郭平稍稍有些拘束,但随着问题的深入探讨,郭平的回答愈来愈有趣滑稽,还时不时地调侃一下美国,金句频出:

“5G什么时候演进到6G的问题应当交给技术人员讨论,而不是政治家”暗讽了美国总统特朗普绕道5G研发6G的宣言。

“消费者业务收入占比,但我们没说它是钱的”,2018年华为消费者业务营收首次超过了运营商业务(华为主航道业务)。

“感谢神助攻,使得华为内部的堕怠,因为外部的压力更团结更坚强。”面对美国政府的施压,郭平还是希望能够向外界传递些积极的信号。

但同时,郭平也指责美国“不顾吃相,为名流们的吃相感到遗憾。”“在某些领域超不过华为,就给华为抹黑”等等。

对中国媒体耽忧的极端事情(类似中兴事件,被禁),郭平则用一句“开车都会有一个备胎”化解了耽忧。他表示,如果产生类似中兴的极端事件,华为有备胎计划,有信心满足客户需求。

2018:研发投入超千亿

处在全球舆论中心的华为发布了2018年财报。在如此“胶着”的时间,此时此刻的财报恍如在向外界宣示着甚么:2018年华为营收全球销售收入721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了19.5%,净利润593亿元,同比增长25.1%。

具体业务而言:2018年在消费者业务领域,华为实现了营收3489亿元,同比增长了45.1%;运营商业务则实现了销售2940亿元,与上年基本持平;企业业务销售收入744亿元,同比增长了23.8%。消费者业务首次超出运营商业务,营收,占比48.4%。

对此,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表示,非常高兴看到业务组合里,消费者和企业业务都有快速的增长。消费者业务的增长,来源于我们从消费者价值动身,在中国和海外市场都有快速的增长,盈利水平也在不断的提升,相信还有增长空间存在。

但同时,郭平提到虽然消费者业务收入占比,但并不是说消费者业务就是钱的。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华为研发费用为1015亿元人民币,投入占销售收入14.1%,华为近十年投入研发费用总计超过了4800亿元。

谈络安全、5G乃至6G

在财报沟通会上,郭平提到了目前对华为质疑的“络安全问题”。郭平表示,华为严格遵从标准,将络安全与隐私保护置于先地位。

郭平称,在过去30年实践里,华为的络安全有着全行业良好的记录,这两年的重大络安全事故没有一件跟华为有关。

在此前英国、芬兰等专业评测机构对华为的产品进行了非常严格的测试,结果是12项专业能力中有9项华为到达了别,有3项超过了平均值。

对华为承诺的“华为从来没有,将来也不会安装后门。也绝不允许别人在华为的装备上这样干”,外媒依然提出了质疑,假定中国政府索要信息该怎么办?

对此,陈黎芳很肯定的表示:任何政府、任何组织向华为提出安装后门,或提供信息,华为是坚决不会配合的。中国也没有法律要求中国企业安装后门搜集他国的信息。

而在5G方面,华为通过压强式投入引领了5G创新和范围商用,致力于做全球的络连接。

今年2月份,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我希望5G,乃至6G的技术能尽快进入美国。它比当前的标准更强大、更快、更智能。美国公司必须更加努力,否则就会落后。”

对特朗普的这一番言论,郭平很平静的来了句:什么时候研发6G,应当让技术专家讨论,而不是政治家。

类中兴极端事件?华为有备胎计划

众所周知,在2018年下半年开始,华为接连遭受了来自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英国、德国等国家在络建设方面的限制。不过,在2019年2月份以后,英国、德国等国家又松口开始采用华为的产品,在5G络建设方面。

不仅如此,2018年12月1日,华为CFO、任正非之女孟晚舟也在加拿大被暂时扣留,美国正在寻求实施引渡程序。在其被保释以后,引渡听证会也也一再延期,从当地时间的3月6日延期至5月8日。

而在此以后,华为高层以及任正非也纷纭接受媒体采访,一再强调了华为路的安全性和保护用户隐私的问题。并做了“华为从来没有,将来也不会安装后门。也绝不允许他人在华为的设备上这样干”的许诺。

在美国问题上,华为不但指出“美国对华为5G安全指责无根据”,而且在2019年3月7日宣布针对美国《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第889条的合宪性向美国联邦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定这1针对华为的销售限制条款违宪,并判令制止该限制条款的实行。

此次财报沟通会上,郭平对美国的频频施压则透露了乐观积极的态度:有了神主攻,使得内部的堕怠,因为外部的压力让我们更团结更坚强。而且还讽刺了美国政府的行为:“用中国一句老话,都不顾吃相了。我为这些所谓的名流们的吃相感到遗憾。”

但是,媒体依然担心极端情况发生,华为遇到“中兴被禁”事件。对此,郭平则表示,ICT行业是高度全球合作的行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开车的时候我都会有个备胎,如果爆胎了的哈,可以再换一个。此外,任总也提到华为有自己的备胎计划。”

此前在终端方面,今年3月份余承东也对外泄漏了华为已开发了自有操作系统,并且能够覆盖智能和PC。“华为确切已准备了一套自研的操作系统,但这套系统是Plan B,是为了预防未来华为不能使用Android或 Windows 而做的。当然,华为还是更愿意与谷歌和微软的生态系统合作。”余承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泄漏。

由于华为是“华为”

对美国政府的施压,海外媒体有问道是否是可以通过上市或在董事会成员中增加更多国外人来消除质疑?

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华为的股权结构很清楚,100%由员工持股,没有任何第三方股权。华为目前还没有上市计划。

对董事会成员的问题,郭平称华为有18万员工,9万多持股员工。如果华为作出任何特务的行动,这就挑战了华为高层管理的基本能力和常识,也不会被股东所允许。

郭平认为,美国对华为的质疑不是由于上市、董事会成员的问题,而是由于“华为是华为”。

“有些人不要由于竞争不过华为,就给华为抹黑。”郭平表示,“有些人有美国背景,但在某些领域竟然超不过华为,这是非常失败的想法。希望美国政府的心态调剂一下。”郭平提到,“美国在很多领域取得,也无妨让别国家在一些领域取得成长,今天可能是中国的华为,未来也可能是印度的公司。美国要接受其它国家的公司能够成长的事实。”

对于2019年,华为清晰的认识到将是“不凡”的一年。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近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19年对华为而言将会是面临挑战和困难的一年。除此之外,任正非在华为武汉研究所发表的讲话中提到:“公司已进入了战时状态,战略方针与组织结构都作了调剂……我们不管身处何处,我们要看着太平洋的海啸,要盯着大西洋的风暴,理解上甘岭的艰苦。要随着奔腾的万里长江水,一同去远方,去战场,去胜利。”

但任正非仍然希望大家对华为多一些包容,也希望通过他的讲话向外界传递一些信心:虽然2019年的增速可能放缓,增长不会超过20%。但其实华为没有遭受多大困难,内部开会都是群情激昂。

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也2019年新年致辞中:“不因一时一事的恶性事件、挫折低沉了我们世界的锐气。我们会越挫越勇,相反是这些极端不公平事件,把我们逼向了世界。华为有3十年的积累,势必大有可为,我们每一个员工也大有可为。”

正如郭平所说:不经艰难困苦,何来玉汝于成。

腿部骨质疏松症状
深静脉血栓怎么治
补肾壮阳的药哪种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