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东莞信息港 > 美食

李景兰小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4:34:14

秋高气爽,万里无云。  在这秋景怡人,秋风拂面的十月,为参加小学同学举办的首次同学会,我坐飞机、乘火车、搭渡船、走山路,从南方奔向阔别三十四年,有着“八山一水半分田,还有半分是家园”之称的北方小山村-----五龙沟。  说句心里话,我之所以千里迢迢北上,是想借同学会之机,诚恳地向当年的同桌李景兰同学道歉,以忏悔之心告诉她,是我的错误给她的名誉造成了伤害。一九六六年六月,父母的工作单位执行上级“备战”指示,由省城沈阳迁至定为“小三线”的山村,我跟而随之。当时我八岁,刚上小学一年级,与李景兰同桌。对我这个“外来户”,作为父母都是当地农民的同学,给我起了“沈阳造”的绰号,意为不是当地人,其贬义大于褒义。在那个年代,我是全班四十二名学生中持有“公粮证”的学生,就是每月到粮站买供应粮吃。五龙沟距乡小学校有5里路,当有全日制课节时(全天上下午都有课),中午自带午饭。吃饭时,李景兰和同学们对我吃的白面馒头没见过,常常用诧异的目光盯着我把作为午饭的馒头吃完。  一天中午,先吃完午饭的同学打球缺人叫我快吃,我二话没说就把吃剩的少半个馒头扔在书桌上,跑去加入比赛。回来后,发现那少半个馒头没有了,我告诉老师作为午饭的馒头丢了。老师一边安慰我一边询问在教室吃午饭的同学是谁“错”吃了馒头。同学们都说没吃,但老师还是从李景兰的表情上看出了端倪。放学后,她被留了下来。  第二天早晨,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说李景兰同学以为那少半个馒头是你吃剩不要的,如果扔掉太可惜,想尝一尝是什么味道,你走后她拿过来三口就吃完了。她父亲虽然是乡邮递员,但全家还是农村户口没有白面。当昨天询问时,她才知道你还要吃剩下的馒头,认识到自己吃错了。老师已对她进行了严厉批评,她也哭着保证今后再也不随便吃别人的东西。老师现在问你,她向你赔礼道歉后你能替她保密吗。我点点头说“行”。这时李景兰走了进来,满脸惭愧地向我赔礼道歉;我也表示理解,今后还做好伙伴、好同学。  按说此事到此应该结束了,可是,后来发生了一个意外插曲。一周后,我带的午饭又是馒头,班里的“刺头”徐庆宝看到后突然满脸怒气地冲我喊道,喂,“沈阳造”,你怎么告诉老师丢馒头了呢,谁稀罕你的白面馒头,边说边抺了一下口水。面对他的斥责,我竟涨红脸争辩,馒头李景兰吃了,不信你去问老师。听我这么一说,徐庆宝“啊”了一声后,怔了好大一会。令我没想到的是时隔不长李景兰“偷馒头”的绰号不胫而走,每当同学与她发生矛盾时就大声喊“李景兰,偷馒头”。李景兰为此哭着跑回家好几次,是她父亲又送回学校。令我内疚的是她从来没有对我表现出一点不满的情绪,当我想当面解释时她都用“你没有错”这句话婉言谢绝了。后来老师几次在班会上向全班同学解释了事情的经过,但还是得不到同学们的谅解。从此,李景兰伴着“偷馒头”的“劣迹”至中学毕业。一九七四年我随父母回城后,再没有与她见过面。  同学会按时召开。全班除李景兰等八位同学不知去向没联系上,其余都来了。同学之间边吃边谈,尽兴至深夜。而这一夜,我睡的很不踏实。第二天上午九点多,借全体同学合影之机,我走到支相机的三角架旁,面对已站好队形的同学们说,在此,我有件事拜托大家,如果今后谁见到李景兰同学,代我向她道歉,当年她吃我的馒头真的不是“偷”,是我违背向老师做出为此事保密的承诺,使她得到一个“偷馒头”的“罪名”,我真的太对不起她了。我讲完这番话后,全体同学都沉默了,那场景似乎在告诉李景兰,我们都向你道歉。 共 142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钙化的日常护理方式
黑龙江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
云南治疗癫痫好的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